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自主漂

自主漂

浏览次数:2326

      从凤凰乘大巴去张家界会经过王村,也就是电影芙蓉镇的外景地,沾电影的光,王村如今也改名芙蓉镇了王村并不是为了观光,刚从古城出来,对古镇兴趣不大,目的为了去猛洞河漂流。芙蓉镇是漂流的动身地。

    漂流参与过很多次,能够记得的只有武夷山的漂流,计划行程的时候,考虑到时间有空余,又在去张家界的途中,不用特意赶去,虽然对漂流不是很热衷,但秉着充分利用时间的原则,就将猛洞河漂流列入计划行程之中,没有想到这次漂流远远超越我期望,深深留在记忆之中。

    从离开吉首开始,公路就在大山中穿行,山够险峻,但路很平稳,这要归功于众多隧道。感叹湘西修路之不易,车已经进入古丈境内,看到路旁广告牌,欢迎来到宋祖英的家乡古丈,以前只知道宋祖英是湘西苗族妹子,但不知道具体地点。看到宋祖英的名字,想起了从武昌到怀化的火车上跟对铺旅客攀谈的情景。

    也是一对夫妻,也是送孩子去武汉上大学,武汉音乐学院,学的专业是民歌演唱。开玩笑说,湖南人饮食上怕不辣,怎么你女儿嗓子还这么好,不是从小不给她吃辣子。对铺的旅客笑了哪里,吃什么,吃什么,能吃辣,也喜欢吃辣。

    湖南出民歌演唱家,接着就给我掰数下来,李谷一,宋祖英,汤灿,张也,还有几个据他说在业内很有名,不知道的演唱家。真是这样,湖南真是盛产民歌唱将,以前只知道湖南女有李谷一,男有何静光,现在冒出这么多一流民歌演唱家,好像民歌演唱家说法不贴切,应该是民族唱法的演唱家。

    有点大惑不解,江浙沪一带女孩子不敢吃辣,据说要生痘痘,还要影响嗓音。

    可是湖南出这么多演唱家,重庆妹子,成都妹子的水灵那是出了名的生活中他可是比着那里人更能吃辣啊,有坛友明白的教我

    车行两个半小时,就到目的地王村,现如今改名叫芙蓉镇了漂流的售票点就设在下车的路边,一问,散客的进山大巴只有在早上 8 点有,现在要想漂流,只有在这里购旅游票,自己包车去漂流的起点哈尼宫。

    车子是历来没有见过的车型,好像介于农用车和轿车之间。开价 120 还价 80 一个看来在当地很有势力的人劝说我价钱不贵,上哈尼宫要 45 分钟,回来也要半个小时,中间还要等你 3 个小时,等于说 30 块钱包一小时,那里,出租车你 30 块钱一小时能包到吗?很有说服力,遂以 100 元成交。

    从售票点到哈尼宫车行了近五十分钟,这是遇到售票点与景点最远的旅游项目。

    一路上看不到进山和出山的大巴,有些担心,不会因为人少漂不成吧,司机很爽快的回答道,不可能漂不到如果人少,负责帮你给漂流公司交涉,让你漂成。不知怎么地,越是听到这么肯定的回答,心里越是没底。

    哈尼宫,好像只有我两个游客,正不知怎么办的时候,来了新的游客,大约 20 多人,都是青春少男少女,相互之间非常熟络,嘻嘻哈哈,追我打的很是热闹,判断是大学生,可感觉时间不对,现在基本开学了非假日非周末的不论了依照司机的建议,买了防水的雨衣,水枪,一次性拖鞋,除相机和手包外,其余行李都丢在车里,跟着那些年轻人就去码头了。

    漂流用具是橡皮艇,双跨式,每艇乘员十人左右,每艇配艄公两人,被安排在其中一条艇上,临出发前,艄公对每艇上乘员进行了调整,基本上每艇上男女人数基本一致,起初我以为是为荷载均衡,后来才看出这样调配的妙处。

    动身了欢呼声中,漂艇离岸。忽然岸上传来责骂声,回头一看,后面艇员把漂艇调度员喷淋个精湿,似乎这个举动发出了行动信号,一时间河水铺天盖地地落在头上,手包一下子给水进入,顾不上其他马上用塑料袋包裹系于艇上,张家界才发现,手包进水很多,钞票和火车票全部淋湿透透,没办法只好摊在床上,用电吹风吹干,以致后来各个车站检票员和列车员对我车票都格外注意,都要费力解释,车票在漂流时淋湿了

    还好,照相机依照攻略指示早已用塑料袋捆扎严实,没受损害。

    很奇怪,被淋湿了没有一点悔恨之意,反而充溢无名的激动情绪。开始,和妻子还矜持着看着他这些年龄跟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游伴在互相攻击,享受着被淋被浇水的快乐,逐渐地,随着阿姨帮我叔叔帮我喊声,也投入到喷水大战之中,一会递枪,一会接瓢,一会观机瞭阵发出警讯,过激流险滩时和他一起尖叫,一起被推入水中,一起合力把敌艇掀翻,迫其入水,忘记了自己年龄,忘记了平时十分注意坚持的形象,只记的攻击,躲避,哈哈傻笑。

    艄公发出警讯,大家恬静下来,有一条艇坏了需要换艇,离第一个休息点也不远了靠岸后,妻子说,反正全身都湿透了再穿雨衣也没意义了要将身上的雨衣脱掉,被我阻止,知道雨衣的功能已经从防水转为防寒了果不其然,有些一开始没有穿雨衣的小姑娘开始被风吹的瑟瑟发抖,也有人喊肚子饿,想起妻子的提包里有几块巧克力,儿子在戴高乐机场免税店买的被我带出,为了张家界补充能量用的拿出后,因为人太多,分到每个人手中只有很少一块。

    对年轻人说,男孩会抽烟的就和我一起抽烟,巧克力让给女孩和不抽烟的男孩。男孩中有三分之二抽烟,不抽烟的也没要巧克力,烟有些湿,还勉强能抽的动。

    换艇后,又开始漂流活动。混战少了好像男女针对性攻击开始了慢慢我也看出,那些男孩对那些女孩有意,一旁叽叽喳喳和煽风点火的话语也证实或否定了猜想。这个当口,与一个男孩开始了聊天,因为这些青年人中他唯一和所有人都说普通话的很好奇,告诉我都是同事,张家界工作,今天是团支部活动。

自己是陕西人,西安的大学里厮混了四年,会说一些陕西话,用陕西话骗他说自己是渭南人,信以为真,真攀起了老乡,陕西话就一流串的冒出。哈哈笑声中,告诉他不是陕西人,不过在西安生活过四年。

    说话间,第二个休息点到上岸方便是很多人的想法,有公厕,但是很破落,于是按性别分成两拨人分别前往。

    等待的时间里,后面也有几条艇过来了看样子都是组团而来,每个人都正襟危坐,身上看不到什么湿的现象,动身时根本没有看到影子,除了孩子外,其他乘员都默不作声。

    看着他心里一动,给年轻人说,学学雷锋好吗?有些不明白,说,将他喷湿,让他记住猛洞河漂流。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年轻人轰然说好,马上催促同伴解决问题,快些上艇。

    年轻的艄公也十分配合我行动,义务指导我修理损坏的水枪,水炮,拼拼凑凑能用的水枪和水炮已不足购买量的三分之一。快马赶上前面的漂艇,长枪短炮将艇员统统喷湿,引起大人惊恐尖叫和孩子的笑闹,事出突然,这些艇员没有什么反击动作,地道变成我单边的侵略攻击,没有互动性,真不好玩,放他离去,继续内战,同时钻瀑布,冲险滩,大家一起放声尖叫,喉咙都有些哑了大家也疲倦了艄公将艇停在一处水流平缓,深度较深的水域,告诉大家,可以游泳了几个男孩在大家面前扮演自己的游泳绝技。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艄公催促我赶快上艇,向终点漂去。快三个小时了艄公说,这是看见玩的最疯的客人,也是漂的最长的一次,平时都是漂两个半小时,漂完估计要 3 个半小时,同时问我不是继续漂,一直漂到王村去。原来,漂程是上漂,即从哈尼宫漂到牛栏河,下漂是从牛栏河漂到王村。

    因为有包车在牛栏河等待,又不知道司机的电话,就不漂了那些年轻人大部分也疯累了继续漂的兴致也不大,大家形成统一意见,不再漂了牛栏河就上岸结束漂流。

    上岸攀爬台阶去停车场的过程中,想起网上一句话,吃什么不要紧,关键是跟谁吃,把它改成,玩什么不要紧,关键是和谁在一起玩。青春是个宝,老才知道。年纪轻的珍惜美好时光,好好享受。年纪大的也要寻找机会跟年轻人混在一起,接近青春。

0743-5854800

^
TOP

湘西猛洞河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2013 mdh.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网站备案:湘ICP备05010079号-1 技术支持:探险家软件      联系邮箱:admin@mdh.cn